1121

爱陈等等 陈伟霆
all等

虽然标题是陵越x杨过,但是视频里说大师兄真的是杨过的老婆😍😍😍😍

【双陈】【陵越X杨过】错爱(狗血师徒梗慎入) UP主: 六楼的美男子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0444832

all等 😍😍😍

【吴磊x陈伟霆】【拉郎|慎入|R18】斯德哥尔摩情人 UP主: 簪花少年李二狗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9687312

Kei_Poon:

 @Zero蕉  @syuusaku_you  @阿米米阿  @即便是如何  @年年  @monica 

补一发不合时的生贺,那什么...有拖没欠嘛23333333

自己的CP自己认领咯~

话说一次贴这么多大大,脸皮能这么厚也是没谁了,噗哈哈哈哈哈哈

做得其实还真是一般般,不过也没办法了电脑已经被我艹坏了,嘿嘿嘿

猫di阁楼:

皇上,一定要雨露均沾啊~~

【六月就剩那么几天了我居然要加班……好生气哦还要保持围笑!】


【瀚牛】回首又见他(ABO) 3

syuusaku_you:

大何的病真是越来越严重了。。。。。。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(三)


何瀚正式接替何清远的位置做了何氏的总裁,而何清远在董事会虚挂了个头衔,捞了个闲职,他不再过问公司的大小事务,完全放手让何瀚去做,这给了何瀚很大的空间,但也让他异常的忙碌。他一上任便大刀阔斧,颇有些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意思,他希望公司的风气能更积极,做事能更有效率,避免互相推诿踢皮球的现象,在部门设置上开始做文章,一系列的新制度的拟定加上正常开展的公司业务,忙的他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。


苏凯文作为何瀚的特助,主要就是帮忙翻译和起草一些法律文件,即使只有这两项事务,也够他焦头烂额,他停下来的时候会想,何瀚肯定比自己更忙,面对的麻烦也更多,不知道他累不累,身体受不受得了。眼看着要到了午餐时间,他泡了杯咖啡,准备去看看何瀚,顺便提醒他,人不是机器,再忙也是要吃饭的。


他端着咖啡到了总裁室的门口,看见一个小姑娘站在那里,神色慌张不堪,手上还抱着一个文件夹,不停的徘徊,急的好像快要哭出来。


苏凯文想了想,终于记起她是秘书之一的小郁,便微笑着问:“小郁,你怎么了?”


苏凯文的嗓音很好听,柔柔的软软的,一下子让小郁找到了发泄口一般,一股脑儿的说:“苏特助,我早上校对合同文本的时候错了一次,送进去的合同被总裁退回来了,还被他骂了一顿,我重新校对了送进去,可是,我刚才回电脑看了一遍,发现,我又校错了。这可怎么办,我不敢进去,总裁心情好像很不好,我害怕。”


苏凯文笑着摸摸她的头:“怎么这么不小心啊,是不是昨天睡的太晚了,没事的,你把文件给我吧,我给他送进去。”


小郁泪光闪闪的抬起头,好像看见了天使:“对不起,对不起!昨天是睡的晚了,新何总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天天都布置一大堆的东西,每次都说隔天就要,我看到后面就花了眼了,他……他怎么像个工作狂一样。”


苏凯文从她手上抽过文件夹,轻轻的打在她头上:“背后不可以说人坏话哦,特别是领导。这次我就当没听见,你呀!也要注意劳逸结合,黑眼圈都出来了。”


小郁听了连忙捂住了眼睛,看的苏凯文笑出了声,让她赶紧回自己的工作岗位去。站在总裁室门口,随手翻了翻手中的文件夹,自言自语道:“一天到晚看这种东西,怪不得年纪比我小,眉头皱的皱纹都出来了,也不知道放松一下。”


末了又想到何瀚那种追求完美的性格,定是要尽善尽美的。他摇了摇头,敲了两下门,就一手拿着文件夹一手端着咖啡走了进去。


何瀚端坐在办公桌前,正逐条逐条的看文件,恰巧手上拿的就是小郁错了第二次的那份,一上午各种杂七杂八的事已经弄得他有些烦躁,下属还这样频频犯错,更是火上浇油。第一次错,他还能心平气和的教育一下,只要重新再做好就行。但是拿去改的东西居然错了第二次,岂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,当他何瀚是开慈善超市的吗?


听见敲门和轻手轻脚的脚步声,何瀚想当然的以为是小郁发现了错误,进来更换文件的,便怒将手中的文件夹往来人头上一掷,严厉吼到:“你怎么做事的!”


苏凯文怕打扰他工作,尽量放轻了脚步,进门也没有说话,哪知道刚抬头就看到一个黑色的物体飞过来,他两只手上,一只拿着文件,一只端着咖啡,根本没法挡,只能稍稍侧身缩头避开,却还是被坚硬的文件夹边角砸到了额头。


这一下砸的他眼泪水都流了出来,抬起拿文件的那只手,反手用手背捂着额头,痛苦的蹲在地上。


何瀚也吃了一惊,他虽然用了点力气,但自信控制的很好,就算是女生也应该能轻松的接住,哪知道来人不但没接住,还根本就砸错了人。


见苏凯文蹲在地上半天都没有声音,何瀚也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,被那东西砸一下必定是疼的要命,何瀚把心里难受的感觉归为愧疚,他起身来到苏凯文身边,又不想表现的过分关心,踌躇了一下,问:“怎么是你啊?手上拿着什么呢?”


苏凯文将捂着额头的手放开,额头上的刘海很快把那块地方遮了起来,但何瀚还是看到了,红了一大块,心中不知为何有些刺痛,再看苏凯文的眼睛,大大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,心里就更不好受了,想道歉,拉不下脸;想去扶他,对何瀚来说更没可能,就只得呆呆的看着苏凯文。


倒是苏凯文对他柔柔的一笑,自己爬了起来开口说:“我在你办公室门口碰到了小郁,小姑娘不敢把文件拿进来给你,我就替她拿进来了。还有,喝杯咖啡提提神吧,放松一下,该吃午饭了。”


他将文件夹和咖啡都放在了何瀚的办公桌上,一场意外,咖啡到没撒出多少。


何瀚克制自己想问他伤情的冲动,尽量冷漠的说:“你倒是挺会怜香惜玉,做错了就是做错了,人都要为自己的错承担后果。”


“你别这么强人所难啦,听说你每天都布置很多东西让秘书处做,他们犯错也是在所难免的。”


听他居然为别人开脱,何瀚不知道为何感觉异常的恼火:“那这些工作谁来做?总不见得都让我来做吧,还是说你来做?”


“不是,阿瀚……”


何瀚抬手打断了他:“在公司叫我何总。”


苏凯文叹了口气:“好好好,我其实是担心你啊。这些秘书处的人都是爸爸……哦,是前总裁留下的人,可以说是千锤百炼,精英中的精英,可你看他们都受不了这么大的工作量,何况他们还要把东西再汇总了给你,你的工作量不就更大?我这几天晚上起来,都看到你在书房看这些东西。”


“你想说什么?”何瀚回了座位,喝了一口苏凯文泡的咖啡,一如既往的甜度和热度正好。


“不如,让我帮你吧。”


“呵。”何瀚挑高了一边的眉毛,冷笑着说,“这么迫不及待?想挖我公司的内部资料啊?”


苏凯文盯着何瀚的眼睛,一字一句诚恳的说:“我真的只是想帮你。”


何瀚依旧一脸戏谑的看着他,他脸上的表情告诉苏凯文,他完全不信自己说的话,像是被打败了似的垮下了肩膀,苏凯文说:“OK,我是有目的。我想尽快还清欠你们家的600万,所以想额外打一份工。”


“哼!那你开个价看看。”


苏凯文本就在胡编乱造,被何瀚这么一问倒是没了底气,就随口说了句:“一本资料5000块。”


本以为这么说了,应该顺了何瀚的意,他听了应该舒服了吧。没想到对方竟然把文件夹一合,重重的拍在桌子上,冷峻如刀刻般的五官更像是要掉下冰渣来,声音也带着无边的怒意:“要价不低啊!那帮我泡的这杯咖啡是不是也要收钱?”还不等苏凯文回答,何瀚又说,“好啊,想还钱是吧,这些,还有这些,明天上午我要看到它们出现在我的办公桌上。”


他随手东一指西一指,苏凯文平白无故的多加了两倍的工作量。



【瀚牛】回首又见他(ABO) 2

syuusaku_you:

牛牛我对不起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(二)


何瀚真是看不懂眼前的人了,记忆中儿时的凯文哥哥活泼可爱,生的又漂亮,自己就像个小尾巴,天天跟在他后面转。现在的他更漂亮了,即使omega天生都漂亮,他也像颗明珠一样闪闪发光。难道是应了那句蛇蝎美人的古话?这样的人最是工于心计,狠毒非常。


“你不要以为我刚才说你是大嫂,你就真的跟我有关系了,我告诉你,你跟你爸那点心思,骗不了我!”


“我没有这个意思!”苏凯文握住何瀚钳制住自己下巴手,用力挣脱了出来。


“没有这个意思?你知道你爸当初问我们要了多少钱吗?600万!你?值这个价?”


“何瀚,你这话什么意思!我是商品吗?”


何瀚不怒反笑:“你不是吗?我跟着我爸学生意这些年,对当年的事一直心存蹊跷,还好我去查了,不然真不知道你跟你父亲竟做出这样的勾当。什么欠债600万,什么卖厂还债,根本子虚乌有!”


看到苏凯文惊讶的瞪大了双眼,何瀚还以为他是被拆穿了阴谋在不知所措,更是将他一步步逼到墙边:“他是欠了赌债,不过也就区区60万,你们联合一气,骗我们600万!到底是为什么?你爸呢,拿着去做投资,还好上天有眼,全部失败。他这样做无非是想把印刷厂做大做强好让你继承吧。你呢?你是为什么?是不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,还想分我何家的产业一杯羹?所以小小年纪就同意把自己送来给我操?如果是这样,我适应适应还是可以勉为其难的。”


“何瀚!”这样侮辱的话,苏凯文从没想过是从何瀚嘴里说出来的。


“怎么?做的出还怕别人说么?”何瀚笑起来的样子最好看,但此刻却像个恶魔一般,“我爸也不知道被你们下了什么迷药,明明什么都知道,却直到现在还在放一些单子给你们苏氏来印刷,思来想去,也应该是因为有你在的关系。我劝你最好夹紧尾巴做人,我暂时不想他们二老伤心。”


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
“什么意思?都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明白?在人前,恩恩爱爱的我陪你演,哄我爸妈开心。关起门来,你是你,我是我,否则,你和你的苏氏,给我滚蛋走人!当然,滚之前记得把600万还清。”


苏凯文死死的咬着下唇,默默的看着何瀚一脸鄙夷在自己身上擦手,好像刚才触碰的不是他苏凯文,而是一堆垃圾。而后何瀚一言不发的拿了睡衣去浴室洗澡,来去之间完全把他当做了隐形人,随着浴室门关闭,苏凯文身体瘫软沿着墙壁滑坐到了地上。


他知道何瀚说的是真事,这些年他跟父亲也恢复了联系。但刚才何瀚说的那些,他却并不比何瀚早知道多少,他不明白自己的爸爸为什么这么做?自己究竟是不是他亲生儿子,他开始怀疑当初那种被当成商品卖掉的感觉不是错觉。


苏凯文还记得爸爸在电话里的忏悔,说只是一时被钱财迷了心窍,想多拿一点来振兴苏式,最好能在印刷业中一家独大,将来也好给他继承。想到这里,苏凯文苦涩的笑了,这一点还真让何瀚说对了。只是没想到眼高手低,爸爸一点都没有投资和发展的眼光,几百万就这样被他硬生生的败光了,末了,爸爸还对他说,你可千万要傍住何瀚,爸爸不想你吃苦。


这话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,苏凯文已经不想再去研究,回想这十年跟何瀚在一起的生活,原本年少的他对何瀚印象只是自己众多玩伴中的一个,后来何瀚的身体越来越差,两人见的也就少了。在嫁进何家的第二天,他才在医院见到了许久不见的何瀚,那个小时候一直追在屁股后面喊“凯文哥哥”的何瀚。


他的模样好似长开了很多,五官简直可以用艳丽来形容,如果别人不说,真的难以相信他是个alpha,只是形容枯槁,一脸的病态。随后长达10年的“婚姻生活”里,他亲眼见证着何瀚的变化,从一个男孩到一个男人的蜕变。


自身体变好了以后何瀚一直接受精英教育,读了大学以后,在何父的带领下半工半读,着手接触何氏的生意,期间的生活是艰苦的,他常常看到深更半夜,何瀚还在念着厚厚的经济学书籍,读着一打天书一般的财务报表,但何瀚从没叫过苦,反而认真钻研,跟何父细细的探讨。


“真有责任感,是继承人该有的样子。”私下里,他听到何父这样夸过何瀚,对这样的评价,他也深有同感。


他是那样的优秀,渐渐的,长得比自己还高了,宽厚的肩膀上也可以担起何氏这样一个发展中的大企业,举手投足之间越发的成熟、稳重、老练,相比一直在象牙塔中的自己,倒是幼稚了很多。他开始仰视他,说是日久生情也不像,也许是何瀚某一次的举手投足突然让他心动,总之,看着看着突然发现,他真的有点爱上他了。


只是何瀚好像完全没有把他当配偶的意思,十年间,如非必要,他连自己的手都没碰过。在亲人面前,何瀚会和他表现的很亲密,给他拿衣服,帮他夹菜,替他切牛排,所有的细节都显示他是个体贴入微的alpha。而当两人独处,他们之间完全就是零交流,不是各顾各的看书,就是一方加班晚归,特别是Omega每个月的发情期,何瀚宁愿住酒店,睡客房,也不会和他同房。


其实就算何瀚今天不把话说白了,苏凯文也明白他们现在的这种关系。十年了,天天过着这种像精分一样的生活,苏凯文尝试过沟通,但都像打在棉花上一样,有去无回。直到前些天,他跟何瀚说,自己拿到了英语和法律的双博士学位,想去何氏帮忙做事,何瀚一如往常的没有回答,却在今天,突然在饭桌上答应了。


苏凯文原本很欣喜何瀚态度的转变,难道,他开始愿意关注自己了吗,他开始愿意接受自己了吗?雀跃的心还没有热过一小时,就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尾。


“原来他以为我在打他何氏的主意,真是混蛋!”苏凯文小声嘟囔着,头埋在双膝之间,泪水把裤子的布料都晕湿了。



【瀚牛】回首又见他(ABO) 1

syuusaku_you:

水仙真好吃!忍不住来开坑


牛牛是盛世白莲童养媳善良的人妻


大何是天天幻想着有人要害朕的中二病霸道总裁


所以OOC到无极限,慎点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(一)


“这件事我不同意。”


深夜,偌大的何家别墅客厅,灯火通明,气氛安静的诡异。何清远坐在沙发上,说出的话语音不高,却像重磅炸弹炸在了对坐父子俩的心上。


“何总,我们也是多年的老交情了。事情不走到这一步我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,我知道都是我不对,我手痒,我控制不住。我苏家的产业不大,没了也不要紧,可是凯文不能跟着我吃苦,求你照顾他。”


“老苏啊。”何清远皱紧了眉,“照顾凯文不是一句话的事嘛,用的着把他嫁过来吗?凯文还年轻,以后要是真的有了钟爱的人,你叫他怎么办?”


“哎!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啊!我卖厂卖房都不够还赌债,常言道,父债子偿,我是可以死了一了百了,凯文一个omega,被那帮人盯上可如何是好?他早点嫁了,说起来不是我苏家的人,又有你何家做后盾,我想,他才会没事。”


何清远啧了一声,看向坐在一旁从进门起就沉默的少年,尽量温柔的问:“凯文,你已经成年了,伯伯也想尊重你的意思。”


那少年半大不小的年纪,低着头,厚厚的刘海把他的表情全部遮了起来,何清远看不清他的面容,更不知道他内心的波涛。


苏凯文的脑子里一片空白,回想着昨天上午一切都还是好好的,他还是苏家的少爷,苏氏印刷厂的继承人。而到了晚上,他的父亲却告诉他,苏氏没有了,家也没有了,连他自己也快是别人的了。他才18岁的年纪,刚刚考上理想的大学,进入自己钟爱的专业,对以后的人生刚开始有了憧憬,开始做自己的梦想,却在这一天里成了泡影。


昨夜他想了很多,可以说一夜长大,理智告诉他,父亲的提议是正确的,虽说钱不是万能的,但现在没有它,以后所有的一切都是白谈,他们更没本事跟命运叫板,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死撑着没有任何好处,何苦赔上性命。而情感呢?他对何瀚的印象仅存于儿时,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而已,眼看着这样的人要成为自己一生中唯一的alpha,他迷茫,甚至有一些害怕。


一夜未眠,他终究还是决定今天跟父亲来,他的选择再明确不过,只是现在突然再被人如此温柔的问起,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
看他没有反应,苏建信狠狠的推了一把,叫到:“凯文!问你话呢!”


“啊?”苏凯文抬起脸来,迷茫的看着对面的何清远,看着那个平常被他称为何伯伯的人,要说什么?我愿意?我不愿意?


苏建信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,在家说的挺好,如果何清远征求儿子的意见,让他说愿意就好,怎么一到了这全忘了!


“何总。他没见过什么世面,看你这么严肃认真,估计是怕了,在家他可跟我说的好好的,他跟小瀚也是从小玩到大,反正小瀚是alpha,就算没有这件事,我以后也是想和你说亲的。”


见何清远还是不吭声,苏建信又道:“我听说小瀚不知为什么,性别分化以后身体就越来越差,就当是冲个喜好了,有些事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说不定小瀚就会好了呢。”


何清远刚想说荒唐,就被从楼上下来的妻子给拉住了。她正好听见了苏建信的话,何瀚的身体一直是全家最担心的问题,从小就体弱多病。他们一直以为他会分化为一个omega,没想到,却成了一个alpha,可是身体好像越发不可承受一般,每况愈下,刚满15岁的他已经成了医院的常驻户口。


何夫人将何清远拉到一边,急切的说:“老苏说的有点道理啊。”


“你们女人就信这些!真是滑稽,照这么说,生病都不用医生了,结个婚就好了。”


“哎!你怎么说话的。我们这也是在帮他呀,俗话说得好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给小瀚积点福,会有好报的。”


何清远还是冷哼一声,无动于衷。


“你还记不记得你以前随我去寺庙,为了不想再来,就跟佛祖发以后都不想来了的愿,最后怎么着?你呀,从寺庙的楼梯上滚了下去,回来还发了大肠疱疹,就是你这张臭嘴搞的!”


这一番话说的何清远无言以对,当初这件事也让他一度怀疑世上是否真有神鬼一说。


看他动摇了,何夫人又说:“当初你害你自己就算了,今天可别再害了你儿子啊。”


何清远抿抿唇,似是下定了决心,回到大厅对苏建信说:“好!我同意凯文暂时以配偶的身份嫁给何瀚,但我始终觉得感情的事不能勉强,以后成不成,看他们俩的缘分吧。你赌债还差多少?就当我们做家长的见面礼吧!”


苏建信一直听到最后一句才笑逐颜开,这一刻苏凯文觉得,昨晚自己为自己做的心理建设一瞬间溃败。什么为他好,保护他,这些话都是假的,他就像个商品,被卖掉了。


说来也是奇怪,自从苏凯文嫁了进来,何瀚的身体真的一点一点的好了起来,他去医院的次数越来越少,身上渐渐有了肌肉,倒是越发的结实了。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,不止何瀚,连何氏也欣欣向荣,生意越做越大。这可高兴坏了何清远和何夫人,难道真是冲喜冲的?何清远也不由得不信,以前说的什么感情不能勉强都被抛在了脑后,一心只想苏凯文真正成为何瀚的配偶,只是事情一直没如他所愿,整整十年,苏凯文的身上还是一股纯洁的omega香味。


饭桌上,何清远坐北朝南,妻子、何瀚、苏凯文、还有何瀚的弟弟何慕,依次坐好吃饭。席间只听到碗筷互相撞击发出的声音,再无其他杂音。何夫人频频向何清远使眼色,她也在着急何瀚和苏凯文的关系。


“咳咳!”何清远假咳两声,先朝苏凯文看了过去,“凯文呐,听说你一直在进修,究竟读了什么?”


彼时的少年已经长大,简简单单的白衬衫,利落的短发,最普通的打扮也让这青年浑身散发着百合花般纯洁美丽的气息,他用纸巾稍稍擦了下嘴,开口道:“英语和法律。”


何清远没吱声,倒是一边的何慕一边喝汤一边插嘴:“哇!你太牛逼了大嫂!我在学校里看到这两门课就头痛,你不知道,要不是大哥买通了老师,我这两门课肯定过不了。”


苏凯文笑着没说话,倒是何瀚端起了大哥的架子,说:“你还有脸说!你大嫂是要来公司帮我做翻译和秘书的人,你这个败家子,只会帮倒忙。”


“嘁!秀恩爱!”何慕悻悻的往嘴里塞饭菜。


何家俩家长一听,心里一动,小慕叫了大嫂了,何瀚居然承认了,看来是有盼头啊!再看那两人眉来眼去的样子,何清远再一次庆幸自己当初听了妻子的话,大儿子身体好了,何氏有人继承了,这下连儿媳妇也有了,说不定马上就可以抱孙子了,当下笑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。


吃完饭,大家各自回到房间,苏凯文蹬着棉拖鞋,兴冲冲的从衣柜里拿出一套崭新的西服,转过身来就往何瀚身上比。


“阿瀚,你看这身怎样?明天是你第一天正式作为总裁执掌何氏,妈妈今天拉我去逛街,我就给你挑了这一套,既不老气也不轻佻,我当时就觉得很适合你。”苏凯文越看越满意自己的眼光,其实他讨厌逛街,特别是陪女人逛街,可当看到这套衣服,他突然觉得今天的逛街还是很有价值的。


突然手上一轻,衣服被何瀚拿走丢在了床上,苏凯文还没反应过来,下巴便被人捏住了。


“苏凯文,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”何瀚轻佻的勾起嘴角,大拇指摩挲着苏凯文光滑的下颚皮肤。


苏凯文不明就里的看着他,却听到了何瀚嘲笑的声音。